作者:刘铮 来源: 发布时间:2012-7-13 12:2:36
阿根廷:力保转基因先行优势

 
在世界转基因版图上,阿根廷占据显赫位置。它不但是世界上最早应用转基因技术的国家之一,还长期在转基因种植面积排行榜上位居第二。
 
分析人士指出,作为转基因技术“早期应用者”的先发优势对阿根廷曾经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现在随着另一个南美大国——巴西在转基因农业方面的崛起,阿根廷在转基因种植面积排行榜上退居第三。如何保持先发优势成为摆在阿根廷农业部门面前的紧迫问题。
 
现状:排名世界第三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面积第二大国,仅次于巴西,在世界排名第八。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阿根廷人口3990万人(巴西是1.94亿人),GDP为3280亿美元(巴西是15750亿美元),人均GDP为8280美元(巴西是8210美元),农业GDP为328亿美元(巴西是1100亿美元),正好是GDP的10%,农业人口占总人口数的1%,可耕地面积3320万公顷(巴西是5960万公顷)。
 
根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的《2011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阿根廷种植了全球15%的转基因作物,在世界上排名第三。2011年,阿根廷种植了237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其中大豆1910万公顷,玉米390万公顷,棉花70万公顷,比2010年多了90万公顷,上升比例达4%。
 
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上升最引人注目,占阿根廷玉米总种植面积460万公顷的85%,原因是阿根廷和中国达成了2011~2012年度玉米出口协议,对阿根廷的转基因玉米生产起到了很大的激励作用。
 
阿根廷是世界最早应用转基因技术的国家之一,早在1996年就和美国同时种植了孟山都公司研发的转基因耐除草剂大豆,并长期保持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亚军的位置,仅次于美国。然而,2009年其亚军位置被后起之秀——巴西代替,现在巴西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3030万公顷,相比阿根廷的2370万公顷优势明显。
 
转基因种植的先发优势
 
由阿根廷生物技术信息和发展委员会(ArgenBio)发布的《阿根廷农业转基因作物15年发展历程》报告中提到:“阿根廷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特点之一是它是世界范围内最早的应用者之一,它和美国同时引入耐除草剂大豆。15年来,转基因给阿根廷带来重要的经济和其他收益。”报告称,1996~2011年,阿根廷转基因大豆的总价值达到890亿美元,如果阿根廷没有转基因技术,国际大豆价格将会上升14%。
 
报告还称,通过应用含有抗草甘膦基因的转基因品种,平均成本可降低20美元/公顷。无论是第一茬大豆还是第二茬大豆(收割小麦后种植),该成本均减少,这主要是因为省去了耕作作业,节省了使用芽前芽后选择性除草剂相关的投入,而这正是传统品种所需要的。1996~2010年阿根廷通过转基因农业受益723.63亿美元,创造了182万个工作机会。耐除草剂大豆的收益为651.53亿美元,其中有32亿美元是因为成本降低,619亿美元是因为种植面积扩大。
 
巴西虽然1996年就已经种植转基因大豆,但并未普遍应用这种技术,直到2001~2002年才从这种技术中受益,所以截至2009年,应用抗除草剂大豆给巴西带来的累计收益估计可达32亿美元,而阿根廷的累计收益可达97亿美元。这意味着两国之间存在约65亿美元的累计收益差额。
 
事实证明,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转基因农业带来的成本优势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没有采用转基因技术,阿根廷凭借巨大的供货量影响世界市场价格所带来的优势也非常有限。
 
这点在国际大豆市场上非常明显。转基因大豆凭借明显的成本/价格优势在16年里迅速占领了国际市场。
 
其他的转基因作物也给阿根廷带来可观收入。对于转基因玉米,抗虫和耐除草剂这两种性状带来的总收益达到53.75亿美元,转基因棉花的毛收益达到18.3亿美元。
 
急需法规助力
 
阿根廷曾经在转基因农业种植面积上居于世界亚军位置13年,而在2009年被巴西超越。巴西因为2005年和2008年两次理顺转基因相关法规程序,转基因农业走上快车道。
 
美国农业部(USDA)外国农业服务处的报告显示,2008~2009年,巴西有58%的大豆、10%的玉米、8%的棉花是转基因的;而在2010~2011年,有78%的大豆、55%的玉米和22%的棉花是转基因的。其中,转基因玉米的涨势最为抢眼。2010~2011年的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竟比2009~2010年上升了50%。
 
旨在传播转基因农业知识的阿根廷生物技术信息和发展委员会的执行总监Gabriela Levitus表示:“我们国家有世界级的育种者、培训者和有创造力的农民,我们有政治意愿,所以我国创造了世界领先的管理系统,这种管理系统保证了我国从一开始就安全地应用了转基因作物。”
 
根据阿根廷农牧渔业部网站,阿根廷的转基因农业管理体系由转基因理事会、国家农业质量和健康服务中心(SENASA)与国家转基因应用顾问委员会(CTAUOGM)、农业市场理事会等机构负责。
 
这些指导机构,虽然名称各异,都指向一个目的:保证农业生态系统的生物安全。对于转基因相关的食品安全的评估由国家农业质量和健康服务中心与国家转基因应用顾问委员会负责。关于转基因作物大规模环境释放的生产和商业影响,由农牧渔业部下属的农业市场理事会评估。
 
在这种评估体系下,一种转基因作物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通过评估,进入商业种植阶段,现在已有24种转基因作物被允许商业种植,相比起来,巴西已经有32种转基因作物被允许商业种植,比阿根廷具有明显优势。
 
迭戈认为,现在转基因农业正在加速发展,所以需要在政策上采取相应的措施。
 
他还表示,之前玉米因为贸易保护措施,采用转基因技术的优势和不采用这种技术的劣势都不像大豆那么明显。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有了根本转变,转基因作物已经成为市场的主流而非“另类”,在这种情况下,越早采用转基因技术,获得的收益就越大。
 
事实表明,阿根廷能否保持“早期应用者”的地位,对其农业的未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未来阿根廷能否保持这个地位,重点不但在于其转基因审批速度能否跟上转基因技术的发展速度,也在于如何鼓励这方面的投资,以及创造让社会利用转基因技术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的机制。
 
也就是说,面对后起者的挑战,阿根廷已经不能四平八稳地坐享“早期应用者”带来的好处,加快新的转基因技术的应用进程已经是当务之急。■
 
《小鱼儿二站玄机资料新闻》 (小鱼儿二站玄机资料新闻2012年第7期 农业生物)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